中国国内的AIP潜艇已经装载了大量底部温度高达40摄氏度的潜艇|中国|海军|新浪军事
2019-11-28

    犁打开了蓝色的波浪层,潜水艇像蓝鲸一样慢慢地退入深海。在国内AIP潜艇的“鲸肚”中,浪涌电力不断地从船舱输出。小海生又黑又瘦,停下来在设备中间听了一会儿,仔细地记录了设备的工作状态,黑又亮的眼睛迅速转过来。在部队服役22年后,小海生已经习惯了潜海的生活。他以船为家,以海为伴,完成了50多项重大任务,如远航作战准备、极深潜水等。他已经安全地潜艇航行了18万海里。中国潜艇AIP系统“第一人”不依赖空气推进装置,英文缩写为AIP。在AIP领域,肖海生是中国潜艇AIP专业探索者和操作潜艇AIP系统的“第一人”。许多年前,国内第一艘AIP潜艇在东部战区小海生海军的一个潜艇支队组装。知道了这个消息,小海生被“点燃”了:在他看来,AIP潜艇是传统潜艇的发展趋势,将来将全面装备部队,成为赢得海洋的“国宝”。小海生仍然记得第一堂课老师的话:“我只听说过AIP专业,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真实的东西。接下来,我们一起学习。因为没有标准的教材,45分钟的课堂经常出现“片段”,有时甚至几次讨论也没有结果。AIP系统结构复杂。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可以设计和建造。工作原理和说明书结合在一起,形成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一半。小海生白手起家,开始了艰苦的旅程。在课堂上,他学速记,在笔记本上详细地划了一条线。课后,他一遍又一遍地学习。小海生经常把自己关在温度高达40摄氏度的机舱研究设备里。一天后,他的衣服又湿又干。他的灰色和白色长距离西装经常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染成“伪装”。用小海生的话说:“我们的第一批人有责任有压力,我们必须把这根硬骨头咬下来。”在完成安全潜艇任务的过程中,动力设备的压力是不稳定的,必须根据操作规则停止检查。小海生想了一会儿,拿起木锤,用几层棉布包起来,打了几十次“哔,哔”,很快设备压力恢复正常,凝视着班里的士兵。我们为什么能想出一个意想不到的解决方案?面对记者的提问,小海生害羞地笑了笑:“我很好奇,平时喜欢打鼓,喜欢打设备,想做什么一定要努力做好。”自从成为中国第一批AIP潜艇队员以来,小海生养成了写下自己发现的任何问题并试图找到解决办法的习惯。在寒冷的夏天,几公里长的管道方向,几百个阀门的位置,几千套技术参数,都刻在了他的脑海里。记者打开肖海胜的笔记本,发现说明书上的简单图纸立刻变得复杂,关键设备的性能参数、安全隐患、备件名称和障碍物排除方法都齐全。正是因为你能想到你不敢想像的事情和班轮的失败,在过去的几年里,在大量AIP潜艇分遣队集合之后,分遣队的领导人喜欢肖海生每次有重大任务时就用“指点将军”。小海生也没有沉重的信任负担。他保证100000海里以上的安全潜艇航行和几千小时的AIP系统可靠运行。他的战友们称他为“丁海神针”。春季,在海军潜艇学院的教室里,AIP学员和潜艇干部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老师,一位来自基层部队的普通中士。刚刚接到教书的邀请,小海生还是有点担心,自己是大三的学生,哪个有资格去大学讲台。然而,当我们真正踏上三英尺高的平台时,所有的担忧都消失了,我们的头脑中充满了系统、阀门、管道……谢毅是AIP专业的一名教员,从事AIP专业理论教学多年,以尝试的态度听取了萧海生的讲座。出乎意料的是,几个长期困扰谢一怡、没有通过查阅大量资料了解的问题在课后得到了解决。下课后,谢奕首先找到小海生,激动地说:“今后我们应该多交流,多学习。”随后,教职员工来上课,甚至连校长也开始佩服他们的名字。小海生的名声越来越大,很多人都来咨询他。他总是认真回答,对别人的职业问题没有保留。近年来,肖海生培养和帮助了数十名专业骨干,其中8人担任了技术员和监测员,1人获得二等荣誉并获得晋升。我们在战争中看到的是全面力量。我独自一人,浑身都是铁。我能打几颗钉子?每一条船都是建造水下长城的王牌!小海生说。